伊之助 死。 鬼灭之刃:青色彼岸花现世,无惨找不到,伊之助的后人偏偏找得到_腾讯新闻

如果伊之助被童磨捡了回去【5】

伊之助 死

这是就近的城镇。 不死川实弥在决定带柳明前往藤袭山参加最终考核的时候,便已经通过鎹鸦给鬼杀队的总部传去了消息。 虽然说,一般情况下都是由培育师推荐自己的弟子去藤袭山参加入队的最终考核的,但是身为九柱之一的不死川实弥,同样有这个权利。 这毕竟是鬼杀队数百年传承下来的规矩,便是强如九柱的弟子也没办法例外。 正好柳明每天见着不死川实弥那张臭脸,就觉得浑身不在,他走了却是正合柳明的心意。 当然柳明在这个白色刺猬头临走之前还是收刮干净了他身上所有的钱,毕竟在城镇里生活,处处都是需要用到钱的呀! 柳明找了家旅店,开了间房,随后痛痛快快的泡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藤袭山下的这一片小镇,倒是十分的宁静与祥和,几乎没有遇到过食人鬼侵扰的事件。 原因就是藤袭山的山麓到山腰一年到头都盛开着恶鬼们所厌恶的紫藤花。 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到一个野猪头、赤果上身,腰间裹着一张不知名兽皮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旅店里面。 柳明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藤袭山下的小镇里居然会遇到嘴平伊之助这个家伙,倒是十分意外呀! 伊之助此时的腰间还是别着两柄普通的日轮刀,看这样子显然是还没有通过鬼杀队的最终考核呀! 想到此处,柳明的双眼之中倒是闪过了两道精光。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这次最终考核应该会很热闹了。 除了伊之助以外,炭治郎、香奈乎、我妻善逸、不死川玄弥几人,没有意外的话,应该都会出现在这次最终考核之中。 据说伊之助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跟炭治郎是同一期参加最终考核的,不过他是最早进入藤袭山也是最早下山的。 倒是一个急性子的狠人! 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柳明这个连风柱都能够暴打的妖孽。

次の

鬼灭之刃:青色彼岸花现世,无惨找不到,伊之助的后人偏偏找得到_腾讯新闻

伊之助 死

再次警告,非常糟糕,糟糕过头,知雷不踩,谢谢!! 月悬半空树影重重,树下的草丛随着人的动作而不断的晃动着,除了两个呼吸粗重的人以外就只剩下了暧昧的水声,周围求偶的虫鸣早就被听力超常的剑士除去。 男孩的手被束缚在后背,完全无法动弹,两只腿则被那个有着黄色头发的人拉的大大的,男孩看着那人将头低至自己的腿间,下身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男孩的双肩止不住的颤抖,不善于分泌泪水的双眼都被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 炭治郎此时的双颊已经被情欲染的一片通红,双唇上一片水润,胸膛不断的起伏着,一副被欺负狠了的可怜样子。 他不清楚这个器官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炭治郎身上的,是自始至终都长在炭治郎身上,还是变成鬼之后身体发生了变化长出了这个东西——只会出现在雌性身上的穴。 不过这些都妨碍不了他用这里让炭治郎和他都好好快乐一番,善逸把炭治郎大开的和服又松了些,让对方的身子更好的暴露在月光之下。 炭治郎下身的毛发稀疏,雌穴周围更是光洁一片,从未见过阳光的地方定是白嫩嫩的惹人怜爱,只可惜不能在白天瞧个清楚。 透过月光,善逸能看见那处发育不差,此刻两片阴唇被他舔的水光一片,里面粉嫩的肉在空气里无辜的随着炭治郎的呼吸而颤抖着,一幅等待侵犯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只有每当看到对方本能一般的在战斗中保护人类的他才清楚的明白对方其实从未变过。 高温的口腔包住敏感的雌穴,灵活的舌头舔开了肉缝,挤进了这片嫩肉里,里面的穴肉十分好客的缠上了善逸的舌头,淫水像是不要钱一样从雌穴中溢出,让那条灵活的舌头能更方便的进出。 淫水和善逸的口水互相混杂着,善逸的鼻尖不时蹭着挺立的肉蒂,呼吸扑在上面让炭治郎觉得整个腰部都变的酥麻了起来。 没过多久,探索够了的舌头便开始模仿性交的动作动了起来,抽出的时候会整条舌头抽出来,顺便用力的舔一下上面可怜的肉蒂,这个时候炭治郎的嗓子里就会发出粘腻而短促的呻吟,听上去像是被攻击了要害的小狗;把舌头插入的时候善逸会很用力,连头都会随之运动,往炭治郎的方向拱去,粗粒的舌苔让敏感的穴肉一阵阵的战栗。 在善逸的耳朵里水声在炭治郎的下体根本就没停过,淫靡而下流,善逸的下身把的队服顶出一个包来,舌头进出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善逸看着高潮过后的炭治郎已经快软成了一滩水,用手指捅入了对方刚刚被疼爱过的雌穴之中,除了内里有些痉挛以外炭治郎的身体没有太多的反应了,只是眉头又轻轻的抬起,似乎很困扰的样子。 这是还被困在高潮的余韵里。 不像那头野猪,精虫上脑之后除了自己的老二之外都不管不顾。 善逸想起上次自己出任务回去看见炭治郎惨兮兮的被压在伊之助身下的样子就火大,忍不住在心底又骂了两句自己的伙伴。 闻到了一丝愤怒味道的炭治郎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善逸,双手被束在身后无法动弹,他只能抬起头用眼神担忧的看向善逸。 那根肉棒存在感太强,炭治郎脸上又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善逸见状先是一点点的把自己硕大圆滑的龟头挤进了雌穴紧窄的口里。 这个时候善逸已经把自己的性器全部塞到炭治郎的雌穴里了,嫩的不能再嫩的雌穴被善逸撑了个满满当当的,善逸能清晰的感受到炭治郎内里的每一丝动作,硬到快要炸掉的性器终于得到了安抚。 身体里仿佛有个填不满的洞一样,不断的在渴求着。 一开始只是高频率的轻轻抽插着,炭治郎被善逸插的哼哼个不停,那张总是正经的脸上现在正被情欲熏的像个发了高烧的小孩。 那个把炭治郎雌穴满满塞上的凶器配上剑士本身超绝的腰力,认真起来真的是凶的不得了,善逸把整个身子压在炭治郎身上,上面抽抽噎噎的眼泪掉个不停,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又粗又长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把炭治郎的雌穴挤开,里面的穴肉都来不及迎合这根性器的动作,只能被动的接受着善逸性器的侵犯。 刚才还满口是让炭治郎舒服,现在脑子里全是让自己下面更爽利,一幅混小子的撒娇的样子。 雌穴在这么一会儿的抽插之中已经出了很多的水,包裹着善逸的性器让对方能更加肆意的进出这口秘穴,但更多的淫水被善逸粗大的性器堵在了内里,胀胀的感觉和快感混合在一起,让炭治郎不适的不断收缩起雌穴来。 下面被插的好热,感觉好舒服……说话说不灵光的炭治郎只能流着口水乖乖的让善逸肏,里面嫩嫩的穴肉已经被柱身和柱身上的青筋摩擦的没了脾气,偶尔收缩一下讨好一下换来的是哭的更凶的善逸和动作更大的顶弄。 可怜的雌穴现在已经被插的有些红肿了,穴口处已经有了细小的白沫子,不知何时善逸松开了把住炭治郎腿的手,而炭治郎的两条光溜溜的腿也缠上了善逸的腰部。 善逸顶弄到炭治郎伸出的某块软肉的时候炭治郎整个身子猛的一震,嗓子里的呻吟登时变了个调子,整个肉穴绞了下善逸的性器,让善逸舒服的又往下掉了个大泪珠。 善逸误将这当做炭治郎的害怕,轻笑了一声。 而且炭治郎后背上都起鸡皮疙瘩了,应该舒服的不行了吧。 手上动作也不停的善逸不停的在沉溺于欲望之中的炭治郎身上揩油,经过锻炼的肌肉手感都很好,成为鬼之后炭治郎身上的皮肤也细腻的让他舍不得放手。 善逸被吸的头皮发麻也没停下动作,他察觉到炭治郎雌穴最里面那个地方开始不断地颤抖,忍不住一下接一下继续用力着,然而还没等他顶开那张小嘴就听见了一阵熟悉到令他烦躁的脚步声。 总之不能让那家伙抢先。 听见伊之助的声音炭治郎的身体抖了一下,善逸低下头亲吻住炭治郎的嘴唇,把对方口中的那些甜腻腻的呻吟全部纳入口中,双唇和舌头都温柔的安抚着炭治郎,下身则是突然提快了速度,快感让炭治郎的腿都圈不住善逸的腰,只能无力的大开着,让身上的人一次又一次毫无阻碍的进到最里处。 善逸目标明确的在这个刚刚高潮过的肉道中顶着最深处的那个小口。 伊之助这么一动,善逸的性器自然就堵不住炭治郎的雌穴了,善逸的白精混着炭治郎自己的淫液一下从那个合不上的肉袋子里落了出来,一部分直接拉出淫靡的长丝掉到地上和善逸身上,一部分顺着大腿腿根留下来,一直流到了炭治郎的小腿上。 炭治郎就和个娃娃一样被伊之助举了起来,口里含糊的发出一些声音,身子偶尔的痉挛一两下。 好像之前那个不知道怎么讨炭治郎开心的那个纯情野猪头不是他一样。 这头什么风情都不懂的野猪,难道不知道这样做起来会更有感觉吗? 这话善逸可不敢告诉伊之助,到时候对方学坏了炭治郎就会更惨了。 过于粗鲁的动作让炭治郎雌穴里发出的水声越来越明显,炭治郎想躲却被善逸抓的死死地,他也不敢太大力气的反抗,就只允许让伊之助以一种疯狂的气势来和他交配。 和伊之助的交合只能称得上是一场交配,对方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野性让对方在这种事情也从来见不到半点的温和,伊之助不仅放任欲望还推动欲望,那些过剩的精力恨不得全部发泄到炭治郎身上。 善逸重新挺立的性器贴着炭治郎的后腰,他轻轻顶胯,戳动着腰窝的位置,滑溜溜的腺液抹的炭治郎后腰到处都是,听着炭治郎的声音善逸张开嘴咬住了炭治郎裸露出来的肩头,他咬的很用力像是不甘一样,但松口之后那些齿痕转眼间就消失了,只留下了善逸的口水。 真不爽……善逸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手指摸到了炭治郎的后穴,这里也已经湿哒哒的了,不知道是后面分泌出来的,还是伊之助在抽插时带出来的淫水。 善逸把手指转了转,用这些滑溜溜的淫液一点点的开拓炭治郎的后穴。 后穴的肠壁也很柔嫩,前面伊之助的动作引走了炭治郎大部分的注意力,所以善逸很快就做好了扩张,把自己的性器跃跃欲试地对准后穴挤了进去。 等换上了存在感更强的东西的时候,炭治郎才反映出自己的两个穴都被入了,他被夹到二人中间,想挣扎只能扭动腰肢。 这种时候要是只有炭治郎的声音就好了,那种温柔的好像快哭出来的声音染上情欲的时候,那种善逸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让他深深的迷恋着,更准确的来说炭治郎的所有声音他都喜欢,而陷入情欲的声音是最特别的,那意味着渐渐减少的理智和被释放的欲望和渴求,善逸喜欢炭治郎表达欲望的样子,很可爱,很让他安心。 随着炭治郎的肠壁开始一点点的适应,善逸下身也开始动了起来,被温暖的肠道包围和吸吮的性器也很舒服,只可惜不能弄清楚炭治郎现在口中的呻吟声是他引起来的还是那头蠢猪引起的。 现在炭治郎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早就变得乱糟糟的,两鬓和脑门上的头发都黏在了脸上,身子一耸一耸的,似乎早就失去了控制。 炭治郎的嘴巴很软,就像高级的点心一般,咬起来很有弹性,善逸特别喜欢把舌头伸进去,去舔炭治郎变得尖尖的牙齿,炭治郎则因为害怕咬伤善逸而不合上嘴巴,任由善逸在他的嘴里胡乱的舔弄。 亲吻实在是个很舒服的事情,善逸知道自己和炭治郎接吻的时候很蛮横,但是这么舒服的事情他实在是拒绝不了,他也不曾告诉伊之助亲吻这回事情,所以那个触觉敏感过头的野猪头也就一直带着那个蠢头套和炭治郎做了。 他优秀的触觉不仅仅能让他在性事中感受更多的快乐,还能更准确的捕捉炭治郎的身体状态。 比如说现在,他再顶两下他就可以进到更深的内里了。 炭治郎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要死掉一样,善逸不爽地眯了眯眼睛,哪怕炭治郎此时的后穴怎么吸都不能让他开心。 炭治郎的肉棒已经不知道在二人的夹击下射了多少次了,尿道口酸的不行,现在只能偶尔射出一些浑浊的腺液来。 伊之助现在是爽翻了,在顶入炭治郎雌穴的子宫里时,股股热液浇到敏感的龟头上,舒服的他一阵阵的哼哼,野兽般的本能从来没有消减过,拔出来的只剩下半个头部卡在红肿糜烂的穴口处,顶进去的时候一定要顶入那处被他打开的小口里,每当这时穴肉就会更加卖力的讨好他,他动的越快也就越爽,淫液被他不断的带出雌穴再挤进去,小腹和炭治郎的臀部都变的水光一片。 三个人的身子交叠在一起,在这个森林的角落里行着野兽的事。 做的越来越忘情的善逸渐渐失了分寸,还是炭治郎先痛苦的叫出来善逸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炭治郎的指甲划出了一道伤口。 伤口在手臂上,很长但不深,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滴着血。 这种伤口对于善逸这种总是行走在生与死之间的鬼杀队剑士来说是不痛不痒的事情,但这对炭治郎不同——血腥的味道足以让一个鬼失去理智。 和炭治郎相处过的人都相信这个过分坚毅的战士不会去吃人。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饿。 善逸看见炭治郎不断翕动的鼻子一下子又来了兴趣,不像过去那般破个口子就哭天喊地怕死了,他面上无辜地眨着眼睛,把自己还在滴血的手臂放在了炭治郎鼻子前。 这对嗅觉敏感的炭治郎来说无异于把他丢到了血缸里,口水不受控制地疯狂分泌了起来,他盯着善逸那处还在缓慢渗着血的伤口,血红的血珠顺着善逸白皙的皮肤往下滴落,一颗又一颗圆润的血珠,这是能把他逼疯更能把他推入无尽深渊的人类的血肉。 想看见和平时的炭治郎完全不同的样子,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 伊之助只是凭借触觉就感受到了炭治郎此时情绪的激动,下身顶的动作更用力了,每次炭治郎都以为自己要被顶出去,结果还是被两个人牢牢固定住,无处可逃。 太阳的确快升起了,已经不被太阳接受的炭治郎不能再让他们二人肆意妄为了。 善逸和伊之助最后草草的射进了炭治郎体内,总算在天亮之前把化为小孩的炭治郎放到了箱子里。 善逸把手指放在炭治郎嘴边便被对方无意识的吸吮了,看上去乖乖巧巧的样子。 清晨的第一束晨光落在了箱子的外皮上,鬼杀队的剑士今日也应当斩灭恶鬼。 END 有一些bug,总之是为了性癖硬着头皮写了。 我已经空了.

次の

嘴平伊之助

伊之助 死

沾满污浊泥泞的脚丫朝着川流时的脸毫不留情的踢了过来。 而川流时也不想耽误时间了,想尽快了事。 于是他五指如铁钩,风一般紧紧的抓住了野猪少年的脚腕,手掌的强大力道让野猪少年挣扎不得。 同时川流时转身并微弓身体,手臂向上扬起然后拿捏着力道再向下用力,将野猪少年甩了起来整个向地面砸去。 还未来得及掉落在地的雨滴被野猪少年的身体撞的粉碎,而雨水滴落的清脆声音中也明显的传来了截然不同的重物落地声。 川流时本以为能一下将他砸晕,使其丧失反抗能力后自己走人,但没想到这反抗还挺激烈。 提起膝盖撞向野猪少年的拳头,川流时只觉得像是被小榔头锤到了一样,力气倒是不小。 倒是川流时的膝撞明显更加凶猛,即使他已经收敛了力道。 不过他竟然没有丝毫退却的想法,用依旧有力的左手握拳打向川流时。 真的像是林中小兽一般,即便打不过也要狠狠的纠缠不休,死咬着不放。 川流时也没有再纠缠的心思了,还是直接动用血鬼术吧。 只用身体战斗的话,这个人像是蜜獾一样死缠烂打,川流时又不好下死手,有点不好解决。 眼看野猪少年似乎失去了反抗能力,怂拉着头一动不动了,川流时上前准备问一问这人是什么个情况。 川流时倒是没什么惊讶的,他也觉得按照这家伙刚才的折腾劲,可不会这么轻易服输丧气。 于是,川流时头颅带着劲风,同样的一头朝着野猪头撞了过去。 以鬼的坚硬身体,撞不过弟弟炭治郎,还不信撞不过你了。 刚刚他手腕被折到也只是闷哼一声而已。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野猪头套的额头部位慢慢的肿起来一个大包。 而川流时只是轻轻的揉了揉额头,上面仅仅被留下了一个红色的伤痕印子。 黑色荆棘被他用力扯的都绷紧收缩,而且手腕脚腕处都被荆棘刺破表皮流出血来。 看着他像是一条毛毛虫般蠕动着,川流时哑然失笑。 野猪少年挣扎了几次之后,发觉这些荆棘一层层困着他,坚韧难以扯断,也就懒得再挣扎了。 双刀流才是他的真爱。 不过鬼杀队这几届的剑士也太水了吧,怎么连日轮刀都被人给抢走了。 不过是做任务时偶遇伊之助,然后伊之助在见到其手中日轮刀之时两眼放光,于是强行比力气夺走了日轮刀。 伊之助还顺便友好的询问了关于鬼杀队与鬼的存在,他这才知道原来大山之外还有如此有趣的生物。 而已经揍腻了山中野兽的伊之助,也找到了一两只鬼,让他可惜的是都太弱了,除了身体会恢复以外其他方面还不如灰熊野猪呢。 直到现在遇到了川流时,被捆成粽子一般难以行动。 而川流时在心中称赞,伊之助的做法他是理解的,毕竟自己也抢过刀。 现在的鬼杀队剑士,不说鳞泷左近次与蝴蝶忍这些柱或者曾经的柱了,其他的剑士水平好像都有些低。 怪不得那个鬼杀队的主公要提前召开最终试炼,想来也是感觉到鬼杀队剑士的质量变低了吧。

次の